1089x791_banner1.jpg

策展論述

   《春之祭》是二十世紀初震驚舞蹈界的前衛運動名作,編舞家尼金斯基(Vaslav Nijinsky)運用俄國神話和勞動的身體,探討了人與自然間的神秘關係,呈現一個肅穆的異教祭典:一群長老圍成一圈坐著,一位少女被要求跳舞直到死亡,她是他們用以祭祀春天之神的祭品。演出現場,史特拉文斯基(Igor Stravinsky)切分音不和諧的音樂,搭配舞者刻意拿掉芭蕾舞炫技的跳躍和旋轉,她們怪異地用力跺地、重心下沉,實驗的美學形式造成兩派觀眾的騷動——當有的觀眾想要丟雞蛋、鼓譟停止這場演出時,其他人卻為這個舞蹈和音樂的新潮流而鼓掌喝彩,而演出時的騷動愈演愈烈,最後劇院不得不動用警力把幾十名的鬧事者抬出去。

 

     1913年巴黎首演時醜聞般的首映式,與騷動當晚鬥爭的兩派觀眾,似乎也暗示著,當歐洲人試圖建立全球性的秩序框架時,內部暗藏著更深沈的矛盾和衝突——祭祀沒有因為科技時代的來臨而消失,現代科學並未免除人們對宇宙未知的恐懼。《春之祭》成為舞蹈史上最著名、最有影響力的舞蹈作品之一,為「反抗」和「衝突」提供了具體的印證,一百多年來,持續召喚了無數的編舞家為它重新編作屬於自己版本的《春之祭》,也標註了這趟跨越一百年來,現代人文主義對自我、他者和社群探尋的未竟之旅。

 

      2014年,在《春之祭》發表約一百年後,義大利劇場導演卡士鐵路奇(Romeo Castellucci)編創了「無人版」《春之祭》,以當代無人工廠作為隱喻,舞者消失了,作品演繹了未來城市裡無人駕駛機器的勞動狀態,彷彿就像當代Amazon用機器人來取貨、用無人機送貨的機器的現狀,而城市本身也將由機器所構成。在這「無人版」的表演中,人的缺席造成了一種獨特的異質空間——人的「此曾在」激盪出一種存有狀態(state of being),也開啟了數位時代對科技身體的思辨。

展覽專文

02-首督芭蕾 (3).jpg

隱晦的科技 

埃里克.穆利斯

在數位的時代,「肉身」意味著什麼?

邱誌勇(國立清華大學藝術

中心主任)

1. KA Rio.jpeg
數位肉身性_主視覺.jpeg

本展覽「數位肉身性」從《春之祭》作為靈感序曲出發,從不同版本的《春之祭》編舞探討數位肉身性的四個面向:

一:未來身體的批判
二:身體「物質性」與他者
三:交互被動性 (Interpassivity)
四:人工智慧、大數據與身體。

終章:二十⼀世紀的AI編舞文件展

活動

EVENTS

2021/12/11   
(16:30-18:00)

2021/12/12   
(14:00 to 17:00)

2021/12/18   
(11:00 to 12:00)

2021/12/26     
(14:00 to 17:00)

2022/01/23     
(14:00 to 17:00)

開幕・表演・導覽

美援大樓展 場旁空地

論壇

R102 共享吧

​「春之迷因」工作坊

西服務中心 2 樓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